×
账号登陆 快速登陆

第三方登录

注册账号 忘记密码

享诠咨询

金龙汽车“复苏战”从“三龙”复苏透视中国客车企业强劲韧性

作者:赵越 赵毅
2020-05-23 10:12:06

K图 600686_0

  2020年4月,厦门金龙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600686.SH,以下简称“金龙汽车”)客车销售5148辆,同比增长16.63%。销量的回暖,意味着金龙汽车的复苏。


  从快速的应急措施,到千方百计保证订单交付;从与海内外客户共渡难关,到寻新的发展机遇……


  在厦门金龙联合汽车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龙客车”)、厦门金龙旅行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旅客车”)、金龙联合汽车工业(苏州)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格客车”),在集团旗下“三龙”合力之下,“金龙汽车”成为此次疫情危机处理中成熟、理性的力量。


  疫情的突袭,一度让中国制造业猝不及防。然而,随着时间推移,4月、5月越来越多的制造型企业逐步复苏,疫情带来的影响在趋缓,有企业甚至在危机中全面变革,取得前所未有的突破。


  近年来,如金龙汽车,一批已经成长起来的自主品牌,多年来不断积淀,疫情冲击下,原本的积淀,化作企业强劲的韧性,在狂风巨浪里,更加成熟,更加理性。


  应急智慧


  从战“疫”到复苏,金龙汽车打了一场阻击战。


  2020年1月下旬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打乱了国内车企生产节奏。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停产时刻,金龙汽车却选择成为那个“逆行者”。


  2月14日,漳州车务段前场站,72辆金龙负压救护车装上救援特货专列,千里驰援武汉。顶着疫情,金龙客车启动加急负压救护车生产。


  金龙汽车负责人告诉记者,“当时开始生产负压救护车时疫情非常严峻,尽管仍处在春节假期,大家不但没有怨言,还从心底里愿意和公司共担责任,全力生产救护车。在福建省国资委党委书记、主任黄莼(时任福建省汽车工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的亲自指挥下,仅用了15天的时间,就完成了92辆负压救护车的交付。”在“负压车精神”感召下,金龙汽车及时、圆满地完成了驰援武汉的任务,彰显国企担当。


  “当时疫情严重的时候,全国多地公共交通系统停运,我们也在思考,这个时候公交车用量减少。于是我们立即转变思路,利用自身优势,开始生产CT检测车。众所周知,CT检测的效率远超核酸检测,我们迅速展开相关工作。”金龙汽车负责人表示。


  不仅如此,3月以来,随着全国复产复工复学,全国政府机关、学校、医院、写字楼、高铁站、机场及工厂等人员聚集地如何安全、高效地进行测温和消毒等防疫工作,成为一大亟须解决的难题。依靠人力的传统检疫方法,不仅通行效率低,而且增加交叉感染的风险。


  此时,金龙客车随机应变,利用客车企业优势,推出可快速移动部署的检测神器——金龙智能防疫工作站,直击市场上的防疫痛点。


  应急策略之外,作为客车企业,主业的生产与销售,关系到企业生存发展的根本,更关系到企业对员工与社会的责任。


  熟悉汽车产业的人都知道,湖北省是中国汽车产业的重要基地。湖北不仅拥有全国重要的整车生产企业东风集团,更涵盖了产业链上上下下多个零部件生产企业。零部件与供应链问题,一度困扰中国汽车产业的复工。


  金旅客车国内销售公司总经理张军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针对相关情况,在春节期间金旅客车就火速出台解决方案,梳理出订单中需要用到湖北的零部件。比如,既定配件生产厂家a在武汉,公司迅速调集与b、c备用方案,并与客户迅速沟通商讨新方案,尽量做到不影响客户订单的交付。


  “春节放假之前,我们判断情况可能严重,所以特意准备了一些零部件库存。湖北解封之后,我们拿到部分关键零部件供应商生产的第一批产品,确保了公司生产不受影响,这也得益于我们企业的可信赖文化,多年来与供应商同成长共进退的良好合作关系。”金龙汽车负责人表示。


  除了供应链应急问题,传统的线下销售模式也成为各大车企复工复产时的重要挑战。


  对此,张军表示,与乘用车4S店经销模式不同,客车是点对点、人对人方式来经销,高度依赖面对面交流。疫情之后,公司无法持续原有模式,开始对网络营销进行深层探讨。“我们不仅仅是简单展示车,还做更细化的营销。这其中,包括帮助用户销售原有二手车,促进用户更新;售后服务与配件信息网络化。以前,客车企业从来没举办过直播活动,但是现在公司也采取直播方式,跟用户线上互动。”


  海外破局


  始料未及的是,国内疫情趋缓之后,海外疫情暴发。而金龙汽车,既面向国内市场,又做出口生意。前所未有的挑战,考验着金龙汽车决策执行的理性与韧性。


  记者注意到,海外疫情严峻的4月,金龙汽车还在如期交货。


  据悉,2020年4月21日,1000辆金旅轻客整齐划一地排列等待运往埃及。复工以来,继213辆豪华大巴出口沙特后,4月22日,363辆金龙客车再次从厦门现代码头启航,其中297辆前往沙特,66辆奔赴智利。


  金龙客车副总经理谢卫国告诉记者,目前海外订单的增长,实际上源自客户的信任。比如沙特的订单,一方面因为多年合作,公司更灵活地处理订单;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公司站在客户的角度来考虑问题。


  据悉,在中东地区,穆斯林一年一度的斋月期间,每个客户的运营车辆都得保持着24小时运转,金龙汽车的沙特售后服务团队也提供24小时不间断的服务,服务人员在地表温度接近70的环境下,连续工作16小时以上。依靠自身的竞争力和服务意识,“三龙”在上述市场占有率逐年提高,欧美日韩的客车企业已经基本退出了以上区域市场的竞争。


  此前,金龙客车与沙特大客户签订了2000辆的正式订单。但在海外疫情暴发之后,金龙客车却主动提出客户逐一排查有多少辆车需要如期交付。


  “如果我们从自身考虑,赶紧把车卖完,这样可能会把我们客户搞垮,因为经销商需要将车卖给终端,如果终端受影响,会造成经销商的巨额损失。这个时候,需要我们与客户患难与共。”谢卫国表示。


  同样情况也出现在埃及。据悉,埃及是目前世界上唯一一个仍然使用80号燃油的国家。此前,为了打入埃及市场,金旅客车专门为埃及市场改进了车型。


  金旅客车海外销售公司总经理安敏告诉记者,多年的合作让公司与埃及经销商形成了紧密关系,在疫情暴发后,公司积极和客户协调订单最新情况。“经过多次协商,客户根据实际情况更新订单。这样做,一方面让我们避免回款风险,另一方面根据客户实际承载能力售车,因为我们更看重的是与客户的长期合作。最后,埃及经销商确认需要1000辆客车,需求方发付款不会有问题,我们才最终确定这笔订单”。


  订单交付过程中,运输环节成为不可绕过的关键。彼时,随着全球疫情的日益严峻,不少航运公司的船都处于停航状态。


  “当时找到了华龙威尔森,因为过去五六年公司每年差不多出3000到5000辆车,有良好合作基础,华龙威尔森也为此专门安排一艘运输船。”安敏表示,这些平时的积淀,在疫情期间让公司受益。


  金龙汽车负责人则向记者表示,目前,海外疫情不确定性依然较大,在销售方面,目前全公司都树立了底线思维,把最坏的情况想到,但是在这个时候,也绝对不能放弃海外市场,或者说对海外市场有所放松。


  据悉,在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即使无法亲赴当地进行线下销售,业务员依然每天与客户保持联系,了解当地疫情状况和客户运营现状,为公司后续订单蓄力。


  “危”中有“机”


  这场疫情危机中,金龙汽车也在逐步摸索未来市场的方向。


  海格客车销售部负责人谢勇认为,此次疫情之后,人们对于大规模聚集越来越谨慎,大型客车销量可能受到影响。相反,随着公众对于出行舒适性要求越来越高,小型高端客车近年来销量逐渐走高,青睐小型高端客车的客户越来越多。


  近期,海格客车就根据疫情后市场需求,研发出一款小型高端客车,即将面向市场。


  应急措施之外,对于金龙汽车管理层而言,疫情带来了更深的启示。


  张军告诉记者,此次疫情让许多以投资换市场,打价格战的小企业损失惨重,客观上也加速市场大浪淘沙。这也让公司更加坚信,单纯靠打价格战的企业抗风险能力差,不可长久。只有满足市场痛点,推出领先市场一步的产品,才能获得更好发展。


  据悉,金旅客车推出了公交微循环系统巴士——星辰。目前,国内大城市小区居民点到地铁和公交站点普遍较远,金旅客车由此开发出星辰系列微循环公交车。星辰车型较小巧,分6米和5.9米两种车型,主要负责上下班高峰期接驳。


  “但是,上下班高峰期之后人少了怎么办?我们设计的是,这期间线路暂时停下来。比如说上午10点以后,晚高峰以前,用户可以下载相关APP,星辰这时就是网约车,像厦门这样的旅游城市,三五好友一起,就可以约‘星辰’出游。”张军向记者透露。


  据悉,最近厦门公交集团推出的“厦门约巴”APP,进行5G区域网约巴士的尝试,使用了星辰微循环公交车。2020年开通的福州康驰地铁接驳公交车,使用的也是金旅的星辰微循环公交车。此外,无锡环太湖的观光巴士、漳州的快速公交、温州的社区巴士目前也开始使用星辰微循环公交系统。在各大城市,星辰微循环公交车的应用场景正不断被挖掘。


  金旅客车之外,海格客车也对公交车市场痛点有着深入的思考。海格客车总工程师李春告诉记者,目前公交公司在选择车型时存在痛点。如果公司选大的车型,成本较高,而且非高峰期空置率较大;选小的车型高峰期又拥挤不堪。根据上述痛点,最近海格客车在探讨设计“列队”式公交车,高峰时像火车那样多挂几节车厢,非高峰时单节车厢行驶。


  布局未来


  对市场敏感探索之外,布局未来成为金龙汽车发展过程中强大的内生动力,以面对复苏之后的市场。作为客车企业,汽车“新四化”是需直面的课题。


  实际上,在智能网联方面,金龙客车不仅成为第一批“吃螃蟹”的企业。在新能源电动客车方面,金龙汽车布局更早,目前已经取得一定成果。据介绍,金龙汽车所产的电动公交车,已经成功出口韩国、以色列等国家。


  金龙客车研究院院长苏亮直言,目前,在电动客车领域,金龙已经不惧怕补贴退坡甚至取消。“近几年超过90%的公交车都已经电动化,电动公交车的优势也逐步凸显,比如节省能源费用、环保等,这意味着电动客车的市场已经逐步完成培育。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全国销售的客车企业,金龙客车完全不担心新能源补贴取消。”苏亮表示。


  值得关注的是,在新能源方面,除了电动车,金龙汽车在氢能源方面也进行了布局。目前,氢能源客车与纯电动客车相比,燃料使用成本较高,终端售价也比同一级别纯电动客车贵两到三倍,不少车企实际上放弃了氢能源客车的布局。


  金龙汽车则是用发展的眼光看待氢能源,提早布局。金龙汽车方面认为,氢燃料电池客车使用零排放的清洁交通能源,能够有效减少传统燃油车造成的空气污染。氢能产业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标志性方向,也是国家重点发展的战略性新兴产业。


  李春分析,目前氢能源客车之所以售价较高,实际上分担了大部分氢能源电池的研发成本。假以时日,如果技术成熟,相关成本会快速下降。另外,目前国家将氢气列入危化品管理,加氢站发展受到一定限制。随着氢能源重要性日益凸显,国家对氢能源管理方面也将出现变化。


  苏亮告诉记者,虽然目前国内加氢价格并不便宜,但是相关价格完全有大幅下降的可能。“目前,化工业产生的废氢没有得到有效利用,同时如果以电网用电制氢,成本相对较高,而通过风力、太阳能等方式发电,存在大量不稳定电流,目前这部分电没有办法并网,白白浪费掉了。如果利用这部分电能制氢,岂不一举两得?”


  据悉,2019年8月,金旅客车中标浙江省嘉善县100辆氢燃料电池公交订单,该订单价值1.486亿元。2020年,金旅客车中标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186辆氢燃料电池公交车采购项目,合同金额为3.68亿元,为国内最大的氢燃料电池客车订单。


  新能源化与智能网联化之下,客车企业的生存方式也将出现变革。李春告诉记者,现在客车上电气设备越来越多,实际上客户已经出现管理方面的需求,希望主车厂来提供解决方案,让自己能够更加轻松地管理车辆。那么车载设施平台的网络化和集成化,就需要车企来做。


  “车企传统的生产方式是单纯依靠汽车销售去获得盈利空间,未来这种模式可能被打破,车企也将由单纯的汽车制造厂转变成给客户提供解决方案企业。”李春指出。在成为用户解决方案公司方面,金龙汽车也在不断布局。

阅读171
0评论 | 投诉
转发
收藏

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