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账号登陆 快速登陆

第三方登录

注册账号 忘记密码

享诠咨询

【海外宏观】日本经济进入衰退周期二季度深度衰退难以避免

作者:
2020-05-21 07:43:16

日本一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初值下降为-3.4%,实际GDP季率为-0.9%,名义GDP季率初值录得-0.8%,然表现均超过预期值和前值。年化季率初值和季率均延续了萎缩趋势,日本经济不仅仅是陷入技术性衰退,而是正式进入衰退周期。

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在日本出现大爆发,对日本的经济冲击有限,叠加奥运会的来临亦提振市场信心,消费出现边际回暖,一季度GDP表现强于预期和前值。具体而言,私人消费项、私人投资项、企业投资和净出口项的下滑是一季度GDP萎缩的核心拖累因素,而私人消费项和企业投资项的超预期和前值表现,亦是日本一季度实际GDP环比折年率表现超预期和前值的核心影响因素。

二季度,日本疫情再次呈现爆发的趋势,日本全国进入“紧急事态”,不仅许多商店、餐馆等服务业关门停业,一些生产企业也被迫停工。疫情影响下,日本4月制造业PMI和3月服务业PMI均大幅下降,服务业PMI更是创历史新低,经济丧失动能。另外,日本4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刷新历史新低,并且有继续底部震荡的趋势,消费水平将会大幅下降。日本央行和政府采取超宽松QE措施以减缓经济的大幅下滑的幅度,预计超宽松的经济政策将会持续。

日本经济在2019年四季度超预期大幅下滑,2020年经济本就处于衰退的边缘,疫情的大流行给经济带来不可估量的冲击,奥运会延期举办再度打击经济信心,世界主要投行亦大幅下调日本经济预期,预期空间为-6%--8%之间,预计日本经济今年料滑入严重衰退中,2020年日本经济或出现6%的负增长;第二季度将出现20%以上的经济萎缩。

?详细解读

一、日本GDP数据分析

日本内阁府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一季度实际GDP年化季率初值下降为-3.4%,表现略强于-4.6%的预期值和-7.1%的前值;一季度实际GDP季率为-0.9%,表现亦超过-1.2%的预期值和1.8%的前值;日本一季度名义GDP季率初值录得-0.8%,略超-1.3%的预期值和-1.5%的前值。年化季率初值和季率均延续了萎缩趋势,但是相较于2019年4季度而言,萎缩比例则大幅收窄。日本第一季度GDP平减指数年率初值录得0.9%的增长,略超0.7%的预期值,但是不及1.2%的前值。一季度GDP私人消费季率录得-0.7%,远超-1.6%的预期值和-2.8%的前值,占日本经济近55%的消费项的超预期表现是一季度GDP表现超预期的核心影响因素。日本一季度GDP企业支出季率录得-0.5%,远超-1.5%的预期值和-4.6%的前值,故占日本经济近16%的企业支出亦是一季度GDP表现超预期的核心影响因素。

二、日本经济分项数据分析

分项来看,私人消费项、私人投资项、企业投资和净出口项的下滑是一季度实际GDP环比折年率下降的核心影响因素,分别拖累实际GDP环比折年率1.5、0.5、0.3和0.8个百分点。而私人消费项和企业投资项的超预期和前值表现,则是日本一季度实际GDP环比折年率表现超预期和前值的核心影响因素。

具体来看,私人消费项方面,日本政府上调消费税导致2019年四季度私人消费超预期下降,拖累日本四季度经济;一季度日本亦受到疫情和消费税的双重冲击,私人消费消费依然疲弱;但是政府的社交管控措施使得疫情得到有效的控制,囤积物资等恐慌行为使得消费边际回暖,使得消费项表现超市场预期和前值。私人投资和企业投资方面,受疫情冲击处于疲弱状态,但是下滑幅度有限,说明市场对于经济复苏的信心依然存在。进出口方面,受疫情导致的贸易量大幅下滑影响,日本进出口贸易量均出现大幅下滑,日本3月出口数据更是因为包括汽车在内的对美出口商品的大幅减少出现近四年以来的最大跌幅,进而拖累一季度GDP表现。

三、日本一季度经济总结及展望

一季度,新冠肺炎疫情尚未在日本出现大爆发,对日本的经济冲击有限,故日本一季度经济没有疫情的冲击,奥运会的来临亦提振市场信心,一季度GDP表现强于预期和前值。具体而言,私人消费项、私人投资项、企业投资和净出口项的下滑是一季度GDP萎缩的核心拖累因素,而私人消费项和企业投资项的超预期和前值表现,亦是日本一季度实际GDP环比折年率表现超预期和前值的核心影响因素。

二季度,日本疫情再次呈现爆发的趋势,当地时间4月7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布“紧急事态宣言”,4月16日,日本全国进入“紧急事态”,紧急状态将持续一个月至5月6日,不仅许多商店、餐馆等服务业关门停业,一些生产企业也被迫停工;5月初,安倍晋三将全国紧急状态再次延长至5月31日。疫情影响下,日本4月制造业PMI和3月服务业PMI均大幅下降,服务业PMI更是创历史新低,经济丧失动能。另外,日本4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刷新历史新低,并且有继续底部震荡的趋势,消费水平将会大幅下降。日本央行和政府采取超宽松QE措施以减缓经济的大幅下滑的幅度,预计超宽松的经济政策将会持续。日本经济在2019年四季度超预期大幅下滑,2020年经济本就处于衰退的边缘,疫情的大流行给经济带来不可估量的冲击,奥运会延期举办再度打击经济信心,世界主要投行亦大幅下调日本经济预期,预期空间为-6%--8%之间,预计日本经济今年料滑入严重衰退中,最新公布的一季度数据如期出现负增长,第二季度将出现20%以上的经济萎缩。

四、日本央行货币政策及财政政策分析

日本央行4月28日公布利率决议,并开启无限量宽松货币政策。本次利率决议的内容主要如下:利率方面,日本央行维持利率在-0.1%不变,将10年期国债收益率目标维持在0%附近不变,这均符合市场预期。量化宽松方面,日本央行扩大刺激措施,加强对企业信贷的支持,扩大企业债券和票据购买规模,进一步购买国库券和国债,并且允许无限量购买国债。日本央行行长黑田东彦表示,日本央行将无限制购债来保持收益率曲线控制;当前丧失物价动能,预计宽松的货币政策将和政府财政政策产生协同效应,希望让小企业的借贷更容易。需要采取最大程度的宽松来防止经济出现大幅下滑,当前危机对经济的打击程度可能大于雷曼危机时期,保持收益率曲线稳定在低位很重要。

日本长期维持负利率政策,故利率下降空间非常有限,这也是日本没有跟随美国降息的原因;日本央行虽然没有降息,但是从3月份以来维持超宽松的量化宽松政策,并且已经提出了无限量的购买国债释放流动性。自三月以来,日本央行宣布,将提高ETF年度购买计划,增加6万亿日元年度ETF购买目标,总规模达12万亿日元;推出新的借贷计划,新的借贷项目利率为0%,期限为一年;将以更灵活方式购买日债,将今年企业债、商业票据,将会继续购买更多的CP(商业票据)、企业债直至九月末。日本央行和欧洲央行政策措施有异曲同工之处,就是维持负的基准利率不变,实施超宽松的量化宽松政策,刺激国内需求,保证经济平稳运行。超宽松的量化宽松货币政策持续。作为规模近1万亿美元抗疫经济刺激计划的一部分,日本计划直接向家庭和企业发钱。日本央行3月曾出手缓和企业融资压力,以稳定被疫情危机搅扰的市场。接下来,日本央行最可能采取的手段将是增加公司债和商业票据等资产购买,超宽松的货币政策持续。

经济政策方面,继3月各种财政政策刺激后,安倍政府在4月中追加紧急预算,将原本108万亿日元的紧急纾困预算增加到117万亿日元,将原本向受疫情严重影响的1300万个家庭每家发放30万日元的政策扩大为向全日本国民每人发放10万日元。为了帮助企业渡过难关,日本政府将设立新的补助金制度,对停业的中小企业进行一次性200万日元补助、对个人企业发放100万日元补助;对于不解雇正式和非正式员工的中小企业,企业支出的停工津贴最多九成可由政府补贴,政府将通过发放23万亿日元的公债和其他办法筹资。由于日本已多年实行负利率,同时财政赤字较大,通过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刺激经济的空间相对有限,后期的财政压力亦会非常大。

(责任编辑:陈状 )
阅读8
0评论 | 投诉
转发
收藏

精彩评论